傻乎乎的邹幕南

[Dunkirk/本宣]全年龄向推广文本《Debris》一宣信息

温内💫:

(依次是文案+刊物信息+没有病的staff表+空军part试阅)








-


这是火漆印的样图


微博转发抽奖链接


乐乎留言抽送本子链接


-


9.3日二刷过后突然想要做一个很不一样的同人本,在这十来天里邀请到了很多位非常厉害的老师和亲友!感谢大家陪我这个第一次出本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一起做梦!实在是太感谢你们了!


DNK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电影,我很久没有这么鸡血(?)热情澎湃地喜欢过一个作品了,人生的处女本也交给它!


更多的信息还请期待10.10的二宣!到时候也会开放本子和火漆印的预售链接!




最后也感谢你们在我之前LO下面评论的支持XD给各位小天使笔芯啦!

联谊舞会

ooc是我的
渣文笔还流水账,灵感源自我看到了我校礼仪队【神奇的联系】
爬墙使我勤劳

【联谊舞会】
  纵然是可以在天上霸占一片领域可以在空中飞出无数的高难花样的Farrier在军队的舞会上也不过是个局促不安肢体不协调的刚上初中的蠢小子。
  好吧,可能比高中蠢小子要严肃一点。
  "hey,soldier,我命令你教我跳舞,教得简单点的,就像复述操作飞机那样的命令一样的把技巧教给我。"Farrier为了看上去让自己更虚心一点,甚至还从自己紧绷的脸上扯出来一个足够吓死大兵的微笑。
  Farrier今年要放弃小酒馆来参加联谊舞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英国皇家空军全营,当然包括Collins。Collins本来对舞会什么是不感兴趣的,虽然他还挺会跳舞的,长成这样一张帅的犯规的脸就算不会跳舞,被女生拉着晃荡几回也就会跳了。
  但是Collins真的想看Farrier跳舞。
  与此同时,我们的farrier还在机械的转体,于是全营上下又传起了哪个姑娘跟farrier跳舞那个姑娘受罪的传言。farrier就装作没有听见一样的试图抓住节拍。
  Collins更想看了。而且,farrier每天一回到寝室就砸进床里"睡觉,福蒂斯二号,你从我这儿问不到你想要的。"
  哦,这可真得去一探究竟了。
  舞会当天Collins入场引起了一点小小的轰动,不知情的都在期待着姑娘们的到来,是多么漂亮的姑娘能让Collins和farrier这两个从来不参加舞会的性冷淡也忍不住过来凑凑热闹。
  事实上Collins也是这么想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能让farrier来参加舞会,直到——farrier走过来把他拉进舞池的时候。
  这个时候Collins就非常感谢farrier帮自己训练出来绝对无可挑剔的反应能力,至少他没有看起来很蠢兮兮,应该没有吧。
  他们一开始站在舞池的边缘,当他们跳起华尔兹的时候,周围的人开始起哄,Collins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热的发烫的耳朵降下温来。
  "我不会把你甩出去的,你不用握我的手握得这么近,二号。"farrier突然开口,"你的手心都是汗!"Collins急匆匆的为自己辩解道,这可是farrier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他还是认认真真的听着节拍。
  "farrier,你该不会准备全程低头数着自己的步数吧!"Collins昂了昂头,就好像自己扳回一局一样,实际上他也就扳回了这么一回,现在终于轮到farrier难为情了,他终于抬起头,"我不会踩到你的脚的,fa——"
  "闭嘴,Collins"否则我让你明天嗓子哑到说不出来话,farrier还是把这后半句吞回了肚子里,心里却已经打起了小算盘。
  Collins全程关注着farrier的表情变化,一遍心里笑他是傻子一边大气不敢出,他也觉得自己今天狂傲得过了火,farrier可从来都是个好惹的善茬。
  他们转着圈的转到了舞池的正中间,灯关柔和的过分,farrier在灯光下看上去都很,Collins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的想出了"慈祥"这个形容词,这个词成功的将自己逗乐了,farrier似乎被这个笑容感染了,更卖力的尝试着对于他来说表现力很强的动作,引来Collins一串串小声的惊呼。
  等到舞会结束终于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气喘吁吁,farrier神秘兮兮往Collins手里塞了点什么,然后提前回了寝室。Collins狐疑得摊开手,
  一包润滑剂。
  靠,farrier果然不是什么好惹的善茬。

没了,你们以为还能接个车么?  

转校生 【au】【二】

【二】
         游手好闲的日子很快就无趣了,莫扎特又是个小孩子心性,除了偶尔的作曲之外,他是一刻也闲不住的,恰逢学校社团招新,音乐社大张旗鼓的在舞台上架了钢琴,他注意到了指导老师的名字——Salieri。
  他还记得,当初入学的时候校长就说过,Salieri老师为他的到来专门写了段乐章,那段乐章称不上完美,但也完全可以说是精彩了。
  就这么想着,他就已经逛到了音乐社的报名台前,“作为一个学生您可真是浓妆艳抹。”一声憨憨的但并不怎么友好的声音从自己斜下方传来,Mozart稍微低了低头,那是一个比自己还要矮上半头的学生,他的装扮看上去极为奢华,尤其是他那厚厚的一层粉底,就像是批墙灰一样盖在那张脸上,腮帮子上还打了夸张到可笑的腮红。
  “Wolfgang amadeus Mozart,为您效…”
  “ahh,那位Mozart,那个从来不知检点的omega么?恕我直言,您丰富的转学经历让我对您的信誉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比如,您的曲子会不会逾期,您的曲子会不会抄袭,或者说您对活动的参与度…似乎回答这些问题对您来说有些不可克服的困难!”
  Mozart把拳头攥的紧紧的,“敢问先生怎么能够在还没有听过我的任何一个音符就下次定论,我承认我是个omega,但是您也不过就是个beta,而且您也是一个浓妆艳抹的beta!”
  “哦,”那人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阴阳怪气的笑起来,还一边反复的重复着“太多音符”。
  “Salieri,您觉得怎么样?”他终于该死的转过了身,Mozart这才发现他拿了一根非常奢华的手杖,大概镶了几万块钱的钻石,“跟这人浮夸的风格还挺搭!”Mozart在心里想。
  “Rosen~,”那位叫Salieri的老师压着步子走过来,像是走着钢丝的猫一样轻飘飘的,“Wolfgang是个不可多得的很有才华的年轻人。”
  “可是Salieri…”Mozart简直要怀疑这个小个子下一秒就要跳起来抓Salieri的脸了。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过于年轻,缺乏经验且脾气火爆!”随机他转过身来示意Mozart握手,“希望两天后的入社考核能看到您惊人的巨作。”
  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握了握,随机松开,和别的没有结过婚的alpha不一样,Salieri对他至少是显示了不小的尊重,这让Mozart的心情好了不少,于是他在回去的路上情不自禁的多亲吻了几位姑娘。

【萨莫】【米flo】救赎 第二章

没有收到回应的Mozart,恍惚间仿佛感受到了自己死亡前的那股寒冷充斥在空气中,迫使他完全顾不上那些所谓的基本礼仪,飞快地冲到了正躺在简陋木板床上的男人身旁,伸手摸上对方正渗着汗水的额头,回想着Constanze照顾自己时候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对方的体温,然后他被对方传达过来的热度吓了一跳,在生怕对方因此病死的可能性下,Mozart将手从对方的额头上撤下,同时双手轻摇着那个看起来十分薄弱的躯体。

“Herr! Wach auf! Sie krank!”(1)

“Non scuotere, mal di testa.”(2)

“....Ma si è malati, signore.”(3)

Mikelangelo察觉到对方从不熟悉的语言切换到自己的母语后,微微睁开双眸,然而这一看把他给吓醒了。面前的人有着和他一模一样的,他看了几十年的,每天照镜子都能看到的脸。照理来说,这个世上不可能存在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不论是脸也好身材也罢,总会有个人的特色,然而正半跪在自己面前的那个有着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身材和样貌,足以让处在高烧中的Mikelangelo以为是自己产生的幻觉,大概是由死神幻化出的自己来收取自己的灵魂了,想到这,他像是要用尽最后的力气那般,猛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就为了确认面前的人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死神所带来的幻觉。

“你快躺下吧,都病的那么严重了,这样会更糟糕的先生。”(4)

“你叫什么名字?”

“Wolfgang Mozart,先生。”

“你怎么会...咳咳...”

“快别说话了,先生,先躺下休息吧。至于其他的我...”

Mozart说到一半环顾了一下四周,到嘴边的话戛然而止,注意力从生病的人身上抽回后,他才发现他现在身处在一个他并不熟悉的坏境中,那些他不明白算不算得上艺术品的东西被挂在墙壁上,更多的是那些他没见过的东西。Mikelangelo注意到对方突然地静音,便顺着对方的目光望过去,接着收回,这才注意到面前这个人穿着的衣服,非常的不一样。与其说是死神带来的幻觉,还不如说是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

“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Mikelangelo Loconte。Mozart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

“如果说是神的旨意,你会相信吗?”

“……”

料到Mikelangelo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Mozart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将面前的人扶着躺会那张看上去蓬松的床后,目光落到了床头处那张矮桌上放置的空的透明的玻璃杯,站起来走过去拿起来认真琢磨。Mikelangelo看着对方那如同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的目光看着他手中普普通通甚至算不上精美的玻璃杯后,再一次将目光投掷到对方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上,目光逐渐下移,看着对方身上那套不符合现代感的衣物,回想着对方自报的名字,Wolfgang Mozart,Mozart,难不成是那个Mozart吗?那个只活了35岁的天才?!Mozart?!

“Mozart?”

“是的,先生。”

“Mikele,叫我Mikele就好。”

————
标注1:德语:先生!醒醒!你生病了!
标注2:意大利语:别摇了,头疼。
标注3:意大利语:但是,您生病了,先生。
标注4:由于二人都讲意大利语,为了阅读方便,也为了我写文方便,就切换成中文了。



作者:溜达

【萨莫】【米flo】【第一章】救赎

自从答应写安魂曲开始,Mozart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劲,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但是他能感受到他的生命正在逐渐消散,就如同沙漏那样,无法控制地不断地泄漏消失,又如同时间那样流失,完全无法掌握。随着更多的音符从脑海滑向声带,经由声带的震动再从口腔内发出,Mozart突然明白了,是它,安魂曲,死神安排的命运, 他要求他为他自己谱写的曲子,那些原本美妙的音符节奏正在快速的夺走他仅剩不多的生命,但是他不想,他不想就这样走了,他还有好多谱子要写,他还有一个家要养,他还有话要对他说。

“啊...Salieri...”

明明已经体力不支,明明生命已然枯槁,明明都虚弱的离不开床了,可Mozart在看到Salieri的时候还是选择爬起来去接待他,即使Constanze在那里已经放声驱赶着Salieri,但Mozart却将她赶走独留下他和自己。原本是想和Salieri交代安魂曲的事情,然而当安魂曲的名字说到嘴边的时候,Mozart犹豫了,他害怕这个曲子像带走他那样轻易的夺走Salieri的生命,他不想因此害了他。Mozart看着正紧紧握住自己手臂的Salieri,他突然笑了,这是他病重后的第一次笑,即使Constanze没日没夜的照顾着自己,跟自己讲着那些所谓笑话,也不能让他快乐起来,因为他的肉体折磨着他的灵魂和意识,即使他想他也做不到。

“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Mozart?Wolfgang!!”

“不!Wolfie!不不不!不可以!”

Morzat看着自己的躯体失去生命的倒在Salieri的怀中,无助地伸出自己那仿佛被风就能吹走得毫无实体的手臂,穿过被命名为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肉体,接着有穿过被命名为Antonio Salieri的肉体,然后,他的肉体被Constanze无情地从Salieri的手中夺去,他多么想伸手阻拦,但他知道他做不到,然而他更做不到的是,他就这样走了,他有执念他放不下,他还有好多谱子要写,他还有很多事要交代,虽然他已经看到了那些来迎接他去天堂的天使们,但是他还不想走,他想要留下,他想要......

‘是吗?原来这就是你想的吗?好啊,我可以满足你,答应你,但是你得帮我个忙。’

‘谁?’

‘你不用知道,你也无需知道,你现在只需知道的是,有个人他在等待你的拯救,如果你做得好,或许我可以满足你的这个愿望,前提是....他不能死。’

‘不可能的先生,难道您就没有注意到我已经死了吗?一个已死之人怎么可能拯救一个活着的人?’

‘永远不要被死亡蒙蔽了双眼,Wolfgang Amadeus Mozart。’

话音未落,Mozart被一阵强烈的白光所侵蚀,而那些迎接他的天使则满脸的惊恐,就如同看到天敌那样捂着脸拼命躲避。原本被这一副奇妙的场景所吸引的Mozart用余光瞥到了在白光的中心坐着这么一个人,那个人的轮廓是那样的熟悉,几乎下意识的喊出那个熟悉的身影的名字的刹那,一股外来的力量将他猛地从白光中扯出。在重力的作用之下,Mozart完美没有反应的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板之上,随之产生了响亮的啪叽声。

他不敢相信,他居然活了,已经死亡的他居然再一次可以呼吸了!Mozart顾不上自己屁股的疼痛,伸手摸上自己的胸口,感受着正强劲的跃动着的心跳,就如同微妙的音符般提醒着他,他又活着了,他不再是一个鬼魂了,他现在是个活生生的人,可以呼吸,有着心跳,甚至能感受到疼痛!然而惊喜还没持续一分钟,一个陌生的语言炸响在Mozart的耳边。

“Qui?”

顺着听不懂的声音望过去,Mozart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他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像他的人,那脸他绝对不会认错的,那个在镜子里,在盛满酒液的杯子里,甚至在喷泉,在水面上都一直能看到的,那张属于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脸,现在正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一个正病的非常严重的男人,对,就像死之前的他那样,苍白无力。

“Ich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



作者:溜达

关于转校生au,abo那篇文

我不是坑了!!!!!!

即将高考,所以没什么时间上LOFTER,虽然我真的没有好好学习【略略略】但是我保证,我保证,我保证高考完写下去!

相信我!

相信我!

相信我!

虽然我觉得没什么人看,而且我写的还丑。

给您们马卡龙!

扔上来上课搞得鬼东西,我知道很丑,于是不带tag了。日常歌颂莫扎特。

转校生【au】【一】

我终于写了那么五六百字儿。自己都不好意思看自己文笔。
【一】
        这是莫扎特第n次转学了,或许未来还会有第n+1次,毕竟大部分学校对他并不友好,比如,上个学校:
        梳着大背头自以为自己穿着十分考究其实过分落伍过时的灰白条纹西装,叼着烟斗,斜着眯眯眼看着莫扎特这个小矮子,莫扎特发誓如果自己再矮一点一定可以看到校长先生那茂密生长的鼻毛。
        “你就是Wolfgang Amadeus Mozart?”
        莫扎特被这突如其来的点名吓了一激灵,赶紧正了正身子行了个正礼,“随时为您效劳!”
        “行了行了,收起你那花里胡哨的大礼,你如果改成女孩子那套屈膝礼会比这个看上去简单很多。”
        他在说我浮夸么?莫扎特撇了撇嘴。
        天哪!这个校长像被刷了一层猪油一样上!不!了!台!面!
        “你…”校长舔了舔自己肥厚的嘴唇,“你以前是音乐科第一?”
        “是的,先生。”
        “简单说说你来本校的原因吧。”
        “我认为,之前的那些学校并不适合我,先生,我…”
        “那么!”校长十分粗鲁的打断了莫扎特继续解释的话,“我看你也没什么特殊的,一个被重点学校劝退的学生而已,只是在omega中比较优秀罢了。”
        实际上我是主动转学的,莫扎特攥紧了拳头,omega怎么了?omega也可以比alpha强多了,尤其是跟校长这种闻上去一股腥臭味的alpha比。
        “Mozart,”校长咂了口烟斗,刚刚吐出的烟圈衬得他光秃秃的大脑门更加可笑,他的鼻翼一抽一抽的,贪婪的吸食着空气中弥漫的烟草味。
         “真像个卡住了的抽油烟机,”莫扎特在心里嘟嘟囔囔道。
        “我劝你在学校里守点规矩,老实点,不要去招惹那些将来要成为各领域顶尖人才的alpha们,这代价你付不起的。”
        “啪!”
         猝不及防的摔书声让校长赶紧稳住嘴里差点被吓掉的烟斗,莫扎特突然觉得刚刚摔书的自己有气势极了,起码在气势上比自己的身高至少高了好几米,他正了正领结,“让您愚昧该死的偏见和无知都去死吧!”
         于是第n-1次转学,他甚至都没能做成一个学生。
          现在。奥地利皇家音乐学院校长办公室门外,莫扎特照例戴上了自己的小星星项链,然后在心里祈祷一番,然后深吸一口气,礼节性的敲了两下门。
         “请进。”这是一个慈祥的声音,至少听上去很舒服。
          办公室不大,但是却弥漫着一股橘子的清甜味儿,正是莫扎特喜欢的味道。办公室的布置十分古典,屋子中间放着一架看上去上了年份的羽键琴,一位卷发已花白的老人正坎坎坷坷的弹着一首曲子。莫扎特笑了笑,这谱子听上去还挺不错的。
        “您听上去觉得如何,这是我们学校音乐社的指导老师,优秀的萨列里老师专门给您写的,以示欢迎”校长先生搓着手站起来,帮莫扎特取下书包。
         “这是个卓越的谱子,先生” 莫扎特毫不犹豫的一屁股坐在琴前,丝毫没有介意自己用卓越来形容一个谱子,“但我觉得还可以更好。”说着便弹起了琴,当然,不是坎坎坷坷的弹。
         这一弹就不得了了,不仅是弹得顺溜的问题了,把谱子里以前不顺溜的都给改顺溜了,于是莫扎特get√到了校长迷弟般的眼神,并顺便获得了各种优质待遇,比如对于他时不时折枝玫瑰花送给姑娘的行为,对于他不分场合就要抱抱要亲亲的行为进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莫扎特觉得自己不会再有第n+1次转学了。





为自己的文笔感到羞耻。

转校生au,abo向

首先先说一下设定,角色不多,也没打算写长,而且加上高三,可能写的进度万分缓慢,如果用十分来形容缓慢程度的话,这个可能是十二分。
这算不算在萨莫圈子基础上带点来自spn的土特产【摊手】
暂定清水吧,但是拿我黄太后的外号做担保,可能到最后并不是清水。
废话说了很多,下面是设定。
Mozart可能算是成绩优异的学生里最浪的那一个了,他甚至无视校规,再第n次不爽学校规章制度之后,他来到了一个看上去相当自由的学校,虽然也没有自由到哪儿去,但是,面对他的撩妹啊,不注意场合就对着缪斯们亲亲啊这些举动多多少少还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了,还没有迎来过发情期的Mozart也可能是最浪的一个omega。
Mozart好歹也算是个校园活跃分子,社团活动怎可可能会少了他?但是说实在的,他也就加了一个,萨列里老师的音乐社,音乐社其实十分的庞大,乐团,合唱团 装扮也十分的古典,尤其是萨列里老师,走路的步子极为优雅,后背笔直,像是被钢板钉了一样。这个萨列里老师有个狗腿子,矮矮的,Mozart甚至拿手量过,嚯,比自己还矮了半头。
信息素味道未定欢迎大家提建议
【Mozart我其实想到了覆盆子的味道,非常甜,但是觉得不够活泼,萨聚聚我觉得得找一个相当浓烈的味道,毕竟,撕裂自我】
【萨聚聚肯定是一个控制力非常强的alpha】